<acronym id="kgstv"></acronym>
<legend id="kgstv"><li id="kgstv"></li></legend>
  • <acronym id="kgstv"><sup id="kgstv"></sup></acronym>
    <acronym id="kgstv"></acronym>

  • <acronym id="kgstv"></acronym><ol id="kgstv"></ol>

    中工娛樂

    工人君@權益 | 判了!網絡主播和經紀公司因利潤分成“談崩”,如何調解? 法院:“取中”分成

    來源:工人日報微信公眾號
    2024-04-02 07:58

    原標題:判了!網絡主播和經紀公司因利潤分成“談崩”,如何調解? 法院:“取中”分成

    新聞

    直播帶貨中,主播與經紀公司之間因利潤分成引發的糾紛不斷出現。

    近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審判一起案例,法院判定,當網絡主播與經紀公司利潤分成不明時,以協議約定的中位值分成。

    網紅主播與經紀公司利潤分配不明時,以協議約定的中位值分成

    案情介紹

    2019年5月12日,劉某與某經紀公司簽訂《經紀合同》,約定經紀公司獨家享有劉某演藝事業的經紀代理權,合同履行期限自2019年5月7日至2022年5月7日。

    2019年8月1日,劉某與經紀公司簽訂《協議書》,因直播平臺的變更,雙方就利潤分配進行調整,自2019年8月1日,劉某在A直播平臺做直播節目,每月應完成的禮物額度任務為45萬元。如果完成額度任務,劉某獲得當月總禮物值的40%;如果超額完成任務30萬元以上,另加獎勵1萬元;如果完成額度任務的60%(即27萬元)以下,劉某獲得當月總禮物值的35%;如果劉某未完成的額度在10萬元以上,剩余部分由經紀公司充值完成,以確保完成平臺任務。

    總禮物值是指劉某與粉絲互動所獲得的數值,不包括經紀公司為劉某所刷禮物值。當月經紀公司所充值總款額的50%從劉某總后臺數據的總款額中扣除,經紀公司因平臺扣除產生的50%充值損失,由經紀公司自行承擔。因此,劉某所獲得禮物分成計算方式最終為:(總禮物值-經紀公司充值的50%)x40%或(35%),及超額完成30萬元以上加獎金1萬元,計算周期為每月。

    2019年8月10日,A直播平臺、經紀公司與劉某簽訂《解說合作協議》,雙方就直播時間、結算標準、合作費用等進行約定。對于主播收益部分中平臺打賞的禮物,A直播平臺會按照40%-50%的比例收取服務費,剩下的返給經紀公司。

    一年后,劉某與經紀公司因為利潤分成問題產生爭議,劉某將經紀公司、股東孔某、第三人A直播平臺訴至通州法院,要求經紀公司支付拖欠的直播費用95萬元(包括禮物分成、薪資、廣告推廣費等)及逾期付款利息,經紀公司的股東孔某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庭審過程

    法院經審理認為,對于劉某主張的禮物分成,依照其與經紀公司協議,在扣除經紀公司所刷禮物50%后,雙方未就劉某完成禮物任務為27萬元以上、45萬元以下時的分成比例進行約定,故法院以協議約定的中位值37.5%作為劉某的分成比例。

    審判結果

    經核算,劉某應獲得104萬元的禮物分成款,核減經紀公司已支付的100萬元,經紀公司尚欠劉某禮物分成款4萬元及逾期付款利息。對于劉某主張的薪資、廣告推廣等收入,《協議書》約定歸經紀公司所有,故該項訴求,法院未予支持。經紀公司的唯一股東孔某未舉證證明公司財產獨立于自己的財產,故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以案說法

    法官提示,合同中價款或報酬,是合同履行的重要內容之一,當出現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的情形時,首先由雙方當事人進行協商,爭取達成補充協議以彌補合同漏洞。如果仍不能確定,則應以鼓勵交易、實現公平為目的,促使合法成立的合同繼續履行。

    網絡主播與經紀公司因利潤分配有分歧訴諸法院的案例,并不少見。此前曾有報道稱,南京一網紅主播就與經紀公司因收益分成談崩跳槽,被公司索賠500萬元,最終法院駁回了該公司的訴求。

    女主播因收益分成談崩跳槽,原公司訴賠500萬被法院駁回

    案情介紹

    劉某是一名網紅主播, 2019年3月被某文化公司看中,雙方簽訂《藝人簽約協議》,約定劉某以某文化公司指定的直播平臺作為其所有網絡直播的獨家、唯一平臺,雙方分成比例為五五分成,文化公司需為劉某提供住處及直播設備等。協議簽訂后,劉某在該公司指定的斗魚平臺進行網絡直播。4個多月后,劉某因皮膚出現不適,向文化公司請假,公司準假一個月;休假屆滿后的8月份,劉某因急性結膜炎再次向公司請假,公司批準其繼續休養。

    劉某休假期間,某文化公司對運營團隊進行了調整,并提出調整與劉某的分成比例,同時基于成本考慮要收回所租房屋及直播設備,后安排工作人員與劉某協商,雙方未達成一致。2019年9月10日,劉某從文化公司提供的房子內搬出,并不再繼續履行合同。三個月后,劉某在抖音平臺開始直播,并獲取收益。

    某文化公司遂將劉某訴至法院,要求其賠償違約金500萬元。

    庭審過程

    法院認為,基于直播行業的特殊性,網絡主播的身體狀況對直播能否正常進行尤為關鍵。劉某在身體因病不能適應直播的情況下,履行了正常的請休假手續,文化公司也予以批準,劉某并非擅自停播。雙方并未就分成比例調整、不再提供房屋和直播設備等事宜協商一致,直至2019年9月10日《藝人簽約協議》解除,劉某并不存在違約行為。合同解除后,劉某不再負有在文化公司指定平臺進行直播的合同義務,其在合同解除三個月后的2019年12月開始在抖音平臺上進行直播,并不構成違約。

    審判結果

    南京市中級法院駁回了某文化公司要求女主播劉某承擔違約責任的訴請。

    以案說法

    該案中,某文化公司對劉某的個人形象和知名度的提升有一定的幫助,但劉某作為“網紅”,也因其產生的流量給文化公司帶來可觀經濟效益,雙方在網絡直播業態中共生發展,雙方合法權益都應當受到平等保護。根據雙方合同的約定、合同履行情況、停播的實際原因等,對于網絡主播是否違約,應否承擔違約責任依法進行了認定,對于規范“簽約公司”和所屬“網紅”之間的合同權利義務關系,保護網絡主播的合法權益以及培育數字經濟新業態均具有積極意義。

    責任編輯:姚怡夢

    媒體矩陣


    • 中工網客戶端

    • 中工網微信號

    • 中工網微博號

    • 中工網抖音號

    中工網客戶端

    億萬職工的網上家園

    馬上體驗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3 by www.despachosfrutero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微信


    中工網微博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
    91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蜜臀,亚洲中文久久久久久精品国产浪潮,欲色精品一区二区三区99,久一区二区免费aⅤ

    <acronym id="kgstv"></acronym>
    <legend id="kgstv"><li id="kgstv"></li></legend>
  • <acronym id="kgstv"><sup id="kgstv"></sup></acronym>
    <acronym id="kgstv"></acronym>

  • <acronym id="kgstv"></acronym><ol id="kgstv"></ol>